东方女性人体摄影图片

外卖塑料处理成难题!互联网平台外卖塑料包装五年增长10倍
作者: 来源:中国环保协会 发布时间:2022-08-31 12:39:00 浏览()次
  • “我国主流互联网外卖平台订单量从2015年的17亿件增长到2020年的171.2亿件。”近日即将发布的《外卖业包装塑料环境影响及回收循环研究报告(2021)》(以下简称《报告》)显示,2020年我国通过主流互联网外卖平台共消耗(废弃)57.4万吨塑料,而2015年这一数字为仅仅为5.7万吨,五年增长10倍之多。

    近年来,我国外卖订单量的爆发式增长直接导致了外卖塑料废弃物的大幅度产生。《报告》测算,这些外卖塑料包装2015年—2020年产生的二氧化碳排放量累计达771万吨。

    “如何妥善处置外卖塑料垃圾,减少碳排放,我们仍在探索的路上。” 浙江省长三角循环经济技术研究院研究员郭巍告诉本报记者。

    以焚烧填埋为主的处置方式碳排放量大且浪费资源

    外卖包装废弃物按包装材料类型主要为纸质包装、塑料包装和木制餐具。其中,塑料材质类型多、可塑性强,广泛应用于外卖的一次性包装中,塑料垃圾泄漏到土壤、水体等自然环境中难以降解,会带来视觉污染、土壤破坏、微塑料等环境危害。

    据了解,当前阶段外卖包装塑料的主要处理方式是混入生活垃圾中进行填埋或焚烧。

    《报告》基于中国生活垃圾填埋和焚烧处理2015年的比例数据,假设外卖塑料包装填埋和焚烧的比例分别为64%和36%。根据测算,2015—2020年外卖塑料垃圾的碳足迹从原油到外卖塑料包装制品、塑料包装制品消费到处理处置两个阶段累计碳足迹为771万吨CO2

    从原油到外卖塑料包装制品生产阶段,2015年的外卖塑料包装碳排放当量为22.73万吨,到2020年增长到了228.96万吨,2015—2020年累计排放量为595.72万吨。

    从塑料包装制品消费到处理处置阶段,2015—2020年累计碳排放为175.28万吨。处理方式有填埋和焚烧2种,其中焚烧的碳排放占比92.82%(162.69万吨),填埋排放量占比7.18%(12.58万吨)。

    郭巍指出:“尽管现阶段填埋处理的碳排放较低,但其直接导致资源浪费,而且容易带来环境污染问题。尽管现阶段填埋处置的碳排放较低,但并不意味着这种末端处理方式值得提倡。”

    处理外卖塑料垃圾,还有哪些方式?可行吗?

    据了解,塑料污染治理是世界性难题,近年来我国一直致力于塑料污染治理,尤其在“双碳”目标提出后,积极应对塑料污染,是“十四五”生态环境保护规划的重要任务。先后发布了“新固废法”、“2.0版限塑令”、《“十四五”塑料污染治理行动方案》等,进一步完善了塑料污染全链条治理体系,细化了塑料使用源头减量,塑料垃圾清理、回收、再生利用、科学处置等方面的部署。

    但现实中,外卖塑料垃圾污染治理仍举步维艰。

    “目前,末端处置以焚烧填埋为主,外卖塑料包装垃圾混合着油、盐、水直接进入城市垃圾焚烧或填埋系统,会加重城市垃圾处置压力。在这种情况下,即便使用可降解塑料,其在垃圾处理末端也很难发挥降解优势。可见,可降解餐盒仍着重于解决废弃后泄漏到自然环境中降低环境污染的问题,不能解决废弃后循环利用的问题。”同济大学生态文明与循环经济研究所所长、浙江省长三角循环经济技术研究院院长杜欢政教授对记者说。

    《报告》通过4种情景对回收后的塑料包装进行化学法处理后的碳排放情况进行研究发现,相比于其他处置方式造成的碳排放和资源浪费,塑料化学循环在降低碳排放的同时能有效减少资源浪费。

    《报告》根据2015—2020年外卖塑料包装的碳排放量,提出假设:如果2015—2020年所有的外卖塑料都进行化学循环,累计碳排放量将为102.64万吨,仅为原来的58.56%,可减排4成以上。

    然而目前,如何分类收集这些外卖塑料,并进入化学循环阶段也存在很多难题。

    杜欢政教授介绍说:“一方面,消费者没有养成分类的生活习惯,外卖餐盒用后即弃;另一方面,外卖餐盒收储难、成本高,回收体系不完善。”

    据介绍,也有大专院校与循环餐盒服务商合作,建立了循环外卖餐盒+餐盒回收柜的商业模式试点,但仍处于探索阶段。现阶段,循环餐盒模式主要适用于高校、工业园区等相对封闭的场景。

    治理外卖塑料垃圾污染,需对全生命周期进行管理

    《报告》预测,到2025年,我国互联网餐饮外卖订单量将达339亿单。未来实现外卖塑料垃圾的减量化、资源化,要按照“减量—循环—替代”进行绿色化治理。

    杜欢政教授认为,外卖塑料污染治理的核心并不只是对塑料污染的治理,而是要更加系统和全面地对外卖塑料的全生命周期进行管理。

    “外卖塑料包装的循环涉及材料商、包装企业、餐饮企业、外卖平台、消费者、回收企业和循环处理企业等各个环节,缺少任何一个环节的参与都无法很好地解决外卖塑料包装的循环利用问题,需要从整个产业链的角度通盘进行设计,构成外卖塑料包装闭路循环体系。”杜欢政教授指出。

    此外,还需要分场景地解决外卖塑料包装回收的问题,推动外卖塑料包装循环经济重点在于推进外卖包装废塑料回收体系建设。

    “外卖平台在外卖塑料包装闭路循环的链条中发挥承上启下的作用。”杜欢政教授说,当前我国外卖塑料包装循环回收模式仍处于探索阶段,外卖平台链接着外卖塑料包装闭路循环产业链的各方,是消费者、餐饮企业、材料及包装生产商以及回收循环处理企业之间的纽带,有着智能化、可溯源、大数据等多方面优势,如果政府部门出台相关政策,通过外卖平台的参与和协助,可以更好地实施落地。

    另外,外卖垃圾具有使用场景集中,消费时间固定的特点,可探索押金制推动外卖塑料包装的循环体系。但前提是要明确外卖平台、餐饮企业、包装厂商、消费者、回收运营企业等产业链各方的权责利。

    “对于大规模产生的外卖包装废塑料,应采用塑料化学法循环进行末端治理。”杜欢政说。

    在他看来,循环餐盒这种物理循环模式主要适用于相对封闭的场景,无法解决大量的塑料垃圾治理。因此,需鼓励大型化工企业在外卖塑料包装废弃物大量产生的地区建设规模化的塑料化学法循环处理设施,进行塑料的末端治理。

    原题:互联网平台外卖塑料包装五年增长10倍,累计碳足迹771万吨CO2